他越來越沈默,越來愈越不讓她懂他心裡想什麼

常常獨自一個人在半夜醒來
坐在陽台上吹了整夜的風,他變得不太說話
精神有點恍惚
有一次居然連公事包都沒帶去上班,他真的變了很多
唯一沒有變的是他對她的溫柔體諒,但她的猜疑始終沒有消減
再日以繼夜的追查下,她終於發現那把鑰匙的用途,
是用來開啟銀行保險箱的,
於是她決定追查到底,她悄悄地偷出那把鑰匙進了銀行。
當鑰匙一寸一寸的伸進那小孔
在她慌張又迫於知道的眼底,謎題即將揭曉。
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珠寶盒,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
緩緩的打開盒蓋,
然後,心裡甜甜的笑了起來:『這個傻瓜。』
那是他們兩人第一次合照的照片。照片之後是一疊情書,
算一算一共二十八封,全是她在熱戀時期寫給他的,
珠寶盒底下是一些有價證券,有價證券底下是份遺囑,
她打開封面,內容寫著陽明山的別墅和存款百分之二十留給父母。存款的百分之十給大哥,有價證券的百分之三十捐給老人機構,其餘所有的動產、不動產都寫著一個名字
她哭了,名字正是她自己。
一個信封從兩疊有價證券裡掉下來,
她迅速的抽出信封裡的那張紙,是一張診斷書,在姓名欄處她看到了先生的名字
而診斷欄上是四個比刀來利的字——『骨癌中期』。
生命無常,我們要把握生命中每一個日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