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克 發表於 靈異公社

大家好 ,我是馬克今天不講神 ,講鬼

 

【以下正文】

民國105年我一個同事歷劫歸來,聽別人說是出了嚴重車禍,三個禮拜後看他回來原來崗位,原本很健談的一個大男生後續變得都不跟同事交談。

其實我跟他也不熟,是午休時候都會在超商碰見,就偶爾會打個招呼,我們都叫他阿博。

我當天上班很累,我記得我邊打瞌睡眼睛餘光瞄到阿博進了機房,他是資訊部同事常待機房,我們機房是個大玻璃箱裡面都是佇立的機櫃偶,就像電影演的那樣,一個房間裡有好幾排機櫃,然後每排中間有走道。

我去茶水間時看到阿博站在機櫃前,在一台螢幕前敲底下的鍵盤,我常看他這麼做早已習以為常。

下午我有一個檔案要傳給制版廠,我檔案傳送至我們公司的雲端,因為大檔透過資訊部傳送速度大概是我們的三倍左右,十分鐘後檔案傳送完成我,打電話到機房裡因為幫我傳檔的是阿博。

奇怪電話不接是三小 ?

我這東西很急,兩天後記者會要用!

甘尼老濕是在拖什麼時間?

 

我站起來往機房方向看去,阿博還是在顧著他的螢幕,我電話又打進機房…

靠北阿博連鳥都不鳥我,我不想等了我電話打給阿博主管,電話響了三聲有人接起電話是另一個同事…

我劈頭就唸一堆:你們阿博整天待在機房裡面,我這個檔案很急,下午四點前一定要出去。

這時電話另一頭傳來一陣靜默

喂喂喂!我懷疑我的分機有問題,我又喂了一個長聲,

另一個同事說話了:這個玩笑很難笑

說完掛我電話。

(示意圖:網路)

我他媽火了公司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能掛我電話嗎?

我電話立馬打給阿博主管對方電話一接起我發飆了:我只是要找阿博傳檔案而已,你們的人掛我電話 ?

這時停頓了約五秒鐘,阿博主管說話了:你不知道阿博的事 ?

我說:我知道啊 !他不是回來上班了嗎 ?

阿博主管叫薦明他說:你要鬧到什麼時候 ?

我:什 ?我鬧什麼 ?我 …我還沒講完

薦明:阿博車禍送醫後第十一天因敗血症引發多重器官衰竭人已經走了 …

(示意圖:網路)

我嘴巴開開的我站起來看著機房方向,塞尼娘裡面的那個人是 ?

我電話掛了之後不管我是否有檔案要傳,我走往機房的方向。

我們辦公室是開放式辦公室一層約兩佰坪左右,資訊部在中間左側,我這時走到機房外面往內望!

媽der法顆這是什麼冷笑話?阿博明明好好站在裡面,我直接打開玻璃門走了進去喂!阿博,那個 …

走沒兩步一瞬間我覺得不對勁,機房裡面一直都有空調在運轉,因為怕機器過熱裡面的空調終年不關,但我剛剛的感受不是走進空調機房,是像走進負18度的冷凍櫃般,連呼氣都有白煙。

(示意圖:網路)

我抖了兩下那個…阿博 ,我有檔案要 …我還沒說完阿博這時頭轉過來看著我甘尼娘 ???

阿博身體依舊沒動,頭卻朝我轉了180度我愣在那裡 …那個 …那個,我轉頭要跑被一個紙箱一絆重重摔在地板上。

我抱著膝蓋在地上滾剛剛摔那一下,我懷疑我扭傷韌帶,這時我突然想起站在我五步之遠的阿博,倏然間我不管膝蓋到底痛不痛,我整個人彈了起來靠在玻璃落地窗上。

(示意圖:網路)

只見阿博原本白淨的臉變得黝黑,突然他張口露出泛黑的牙齒對我大叫,啊啊啊啊啊啊 !!!!!

我整個驚嚇到在往後退時,後腦重重撞到機櫃,媽der發顆我現在抱著頭像逃走似機房,門也沒關逃回另一端我的辦公桌。

後記:我現在還是偶爾會透過玻璃看到阿博在裡面,他為何過世後不肯離開我也不知道?

但我只知道後來的三年我再也沒有踏步進過機房媽的 ,白痴才要再進去 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

【社員看了也覺得毛骨悚然】

「沒人告訴祂可以下班了嗎?」

「這故事告訴我們,要特別注意對工作執著的人………….是不是還好好的活在世上?」

「好奇他在打鍵盤是打什麼?而且為什麼看到你會露出這麼恐怖的臉孔?」

「突然過世的都不知道自己走了,會做身前該做的事情,是執念。也或許你同事熱愛這份工作,所以會來上班,就像我公司上班地方也發生過同事突然猝死,隔天還來上班一樣」